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一拍微电影比优酷更早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娱乐

一、拍微电影比优酷更早在座的各位一想到自己的高中,可能就会出现这两个场景:无间断的考试和看不完的书。我高中是在北大附中读的,可以说是

一、拍微电影比优酷更早

在座的各位一想到自己的高中,可能就会出现这两个场景:无间断的考试和看不完的书。

我高中是在北大附中读的,可以说是除了学习什么都做过了,除了做题基本上什么活动都参加过了。上高中的时候,我还带领我的小伙伴们给我的高中拍摄了一个50周年校庆的微电影。我高三毕业那一年,也就是2010年,正好赶上我们北大附中的50周年校庆。当时校领导来动员大家留给学校些值得纪念的东西,还举例说有些毕业生想给学校送一块大石头放在南门门前,以后大家回来看到这块儿石头就会想起他。当时我就在想,立石头这不跟墓碑一样吗?这么负面的东西怎么能激发大家的好想法?

年轻人在一个新时代,就应该留下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所以我说,要不就拍一个微电影吧。片子就是描述我们高中的生活,可能并没有多大的趣味性,但它的意义确实非同寻常。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个校友拍过同样的东西留给学校。然而自从我们这届毕业生给学校拍了一个微电影之后,从2011年到今年,所有北大附中的毕业生都会给学校拍一个微电影。所以我觉得在一个的点子或者一个好的产品真正出现之前,大家并不是都能想到或者接受的;但是当它出来之后,只要大家觉得好,就会蜂拥地来模仿或者使用这个东西。

2011年优酷才推出了《11度的青春》,才有了《老男孩》。我们当时这个拍摄微电影的行为已经比他们早一年了,也算走在全国微电影行业比较前列的位置。

二、投身创业在的时代

上常有人说,现在是在中国创业的时代,我想主要是受益于下面四点:1.中国经济发展飞速,消费市场不断扩大 2.信息获取方式丰富且通畅。我们不仅可以在国内的资源站上看到想要的,还可以看到很多国外的手信息。3. 融资渠道广泛。如果我们有一个好想法,只要做出DEMO,就会有很通畅的融资渠道。有一些天使投资或者VC来找到你,支持你把这个事情做大,只要这个事情是靠谱的。4.人民思想的进步。10年前如果大家说想创业的话,可能你的家人都会鄙视你。你一个大学毕业生、硕士毕业生怎么去创业呢?你应该到一个大国企或者机关单位拿一个铁饭碗,这样后半辈子高枕无忧了。但是这个时代不同了。这是个讲求拼搏进取精神的时代,创业对于年轻人来说再好不过了。

毕业时很多同学谈到就业选择,国内读研还是国外读研,进大公司还是自己创业。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学到的知识和技能已经足够我们在社会上打拼,而你的个人能力才是雇主和企业更加看中的。我觉得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如果进一个大公司,生活再优越也不过是大机器里的齿轮罢了,但若能进到一个创业公司来工作或者说打拼的话,他个人进步的速度将会和那些在大公司工作或读研的同学不在一个量级上。

三、做教育,圆创业之梦

我之后之所以会做教育,是跟我当时在大学时候的一些拍摄经历有关的。

考上电影学院时我以为自己以后就要和好莱坞那些高端人士来往,从此走上人生颠覆了。谁知想的太美。那时因为每周都有拍小电影的任务,经费又不足,我只好去向我的高中老师求助,希望他们能给我提供个场地。就在和老师套近乎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在考试上很是费力费时。不光要花大量时间来出卷子,学生答完卷子后,他们还需要去评判和总结很多的内容。老师说,你们年轻人这么有互联思维和理念,是不是可以帮我们解决下这些繁琐的考试问题?我答应考虑考虑。这也就是我当时从学艺术转去搞教育的初衷吧。

2013年上半年我在做市场调研过程中发现,当时市场上所有做教育公司的创始人、CEO、运营总监中年轻的都是80后(85年),年纪大的甚至有60后和70后。为什么要让一帮离学生时代那么远的人做教育这件事情?他们还知道老师和学生的痛点和需求在哪里吗?所以我觉得这可能会是我干的有价值的一件事儿了。

总的来说,我从学艺术转行做教育的原因有四个:

,迫切的用户需求,也就是我刚刚提到的在和老师谈话中听到的抱怨。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商机。

第二,教育属于互联行业,而这个行业是相对比较公平的,门槛很平。我经常可以和许多现在同样在做教育的互联前辈在同一个行业论坛甚至同一个饭桌上讨论一些业内问题,而这是我在电影行业不敢想像的。在我这个年纪和广电总局局长坐在一个桌上,我觉得不太可能。

第三,就目前的发展规律来看,教育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了,值得一做。

第四,实现儿时的企业家之梦。我们这代人都是看着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这些人的故事长大的。我们儿时都有一个梦想,就是要有一个自己的公司,向全世界的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成为一个受人敬仰的企业家。当然,前提是要先把你的产品做好。

很多人在我做教育之后也问过我,你一个学导演的来做互联相关的事情,专业知识到底对口吗?我回答他们的只有一句话,学习重要的不是知识和技能,而是方法。比如我在电影学院的这四年学到的艺术式创新思维,